• 一樓,金剛寶座
  • 二樓,法輪院
  • 三樓,講經院
  • 五樓,密續院
  • 二樓,蓮師殿
  • 四樓,傳燈院
  • 六樓,上樂金剛殿
  • 雕花大門

    原木的單色清雅,凸顯大門雕工之出神入化。龍紋雄踞崢嶸,襯托尊貴的王者之風。木雕門閂更是別出心裁:兩端龍首高高昂起,中間鱗片整齊細密,守護著如來之家。

    不動佛木雕唐卡

    東方妙喜淨土不動佛,安住大象擎抬之寶座,右手觸地印,左手禪定印上執持金剛杵。兩旁眷屬八位天女圍繞,手持八吉祥。最外側是東西南北四門天女。

    五方佛木雕唐卡

    中央主尊大日如來(毘盧遮那佛),手作智拳印。東方不動佛、南方寶生佛、西方阿彌陀佛、北方不空成就佛環繞。左方釋迦牟尼佛、右方藥師佛。

    七如來

    根據《七佛經》、《六祖壇經》、《過去莊嚴劫千佛名經》、《現在賢劫千佛名經》所載,七佛是「過去莊嚴劫,毗婆師佛、師棄佛、毗舍浮佛。今賢劫,拘留孫佛、迦那迦牟尼佛、迦葉佛、釋迦牟尼佛。」

    毗婆師佛,又稱「勝觀佛」,過去莊嚴劫第998尊佛。師棄佛,又稱「寶髻佛」,莊嚴劫第999尊佛。毗舍浮佛,莊嚴劫第1000尊佛。

    拘留孫佛,賢劫第1尊佛。迦那迦牟尼佛(拘那含牟尼佛),賢劫第2尊佛。迦葉佛,賢劫第3尊佛。釋迦牟尼佛,賢劫第4尊佛。

    七佛每尊高七尺、蓮座寬五尺二,重達兩噸半。佛身壯碩飽滿,比例勻稱;衣褶布紋之疏密,與肢體起伏隱然呼應。雙足金剛跏趺坐,身披金黃色戒衣。頂有髮髻、最上以摩尼寶嚴飾。慈顏豐潤,雙眉修長如新月,鼻樑挺拔。所不同者,手結契印各異、嘴角弧線變化微妙,表情各顯神韻。

    面向七佛,由左而右分別是:

    一、迦葉佛,布施相: 左手持缽置於雙足跏趺處,右手置於右膝,掌心朝上,拇指食指相扣,是為「布施印」。

    二、拘留孫佛,觸地相: 左手持缽如前,右手平伸,掌心朝內,指尖於右膝前輕觸地面,是為「觸地印」。

    三、師棄佛,說法相: 雙手作「說法印」(轉法輪印)、雙唇微啟,所說妙法。

    四、毗婆師佛,大悲相: 左手亦持缽,右手掌心向下,手腕輕靠於右膝,是為「大悲印」。佛容肅穆,見眾生有苦,我亦有苦。

    五、毗舍浮佛,接引相: 左手持缽如前,右手掌心向上、自然平伸置於右膝,是為「接引印」。

    六、迦那迦牟尼佛,放光相: 左手仍持缽,右手掌心向外,舉示於胸前,是為「放光印」。在甚深禪定中,放大光明,剎那宇宙皆在光網加持中。

    七、釋迦牟尼佛,禪定相: 雙手作禪定印。

    漢藏對照的〈七佛說戒偈〉,刻於寶座前,見證了藏密傳台的歷史。 上師仁波切云:「之所以造七佛聖像,乃因吾在禪修中憶及七佛尊容,而令不丹雕塑工匠依吾意,先泥塑,再翻纖維製模,指導張敏琨精緻修改。造型確定,而後委請名石雕家王秀杞斧鑿而成。排列順序,乃遵傳統,並與文殊菩薩相應而成就此吉祥莊嚴。」

    延伸閱讀: 山中傳奇之石
    噶瑪寺之美—尋找香格里拉

    梵文天花板


    法輪院頂上,輝映著金色的光澤,那是深具加持力的真言咒鬘,如天之蒼穹帷幕,籠罩庇護著有情。

    從最近殿口至七佛前,分別是金剛手菩薩真言、金剛薩埵真言、噶瑪巴真言、觀音菩薩真言。

    銅柱──渾厚瑰麗

    七佛前羅列十八根銅柱。柱頂造型三款,其一:源自印度阿育王柱的四尊獅子,代表四無畏及佛陀威德遠震四方。其二:鐘,象徵名聲遠揚。其三:寶瓶,象徵財富與無量壽。

    柱頂八角形側邊刻有四種動物,對應佛陀「大事年紀」:「象」對應佛陀入母胎、「馬」象徵佛的出離、「牛」象徵成就、「狗」對應涅槃。

    柱身有瓔珞牟尼寶垂飾,並以寶相花(蓮花牡丹結合之團花圖案,常見於中原佛教石窟)連綴四面環腰。昂然聳立的古銅色柱身,鑲上細琢的金色紋飾,以藍綠色反花蓮瓣為柱杵,集渾厚與瑰麗於一身,令人驚豔!

    佛傳玉石鑲嵌壁畫

    釋迦牟尼佛示現人間,教導我們如何離苦得樂,究竟成佛。根據密續之說,釋迦牟尼佛先依顯宗契經,圓滿三大阿僧祇劫修行,證十地菩薩;在奧明天受十方諸佛無上灌頂,證圓滿果位。爾后以化身示現於人間,為淨飯王之子;在尼連禪河邊入定時,至天道說法六年。此與小乘、大乘之說,有明顯差異。

    藝術史上,早在印度桑奇佛塔、犍陀羅石雕,已出現情節簡單的佛傳圖。西元三世紀的秣菟羅,具結構性的「四相成道圖」,描繪了佛陀誕生、成道、說法、涅槃。五世紀以降,「八相成道圖」逐漸定型後,方有十二相成道圖的出現。本寺的佛傳圖,以龍樹菩薩所說經為藍本,西藏畫師繪成十幅壁畫,勾勒底圖後,以玉石鑲嵌而成宏偉巨帙。溫潤典雅的材質,特殊的藝術形式,在流麗的線條勾連堆疊下,曲盡其妙。


    一、 圓滿天道事業 示現白象入胎

    世尊於人間成佛前,在兜率天說法;降生娑婆前,傳位給彌勒菩薩,並賦予說法之佛力。壁畫中,世尊將天冠授與彌勒菩薩,象徵圓滿天道事業。

    夜闌人靜,迦毗羅衛國皇后摩耶夫人行齋戒,正右脅而臥。夢中,一隻可愛的六牙白象翩然而降,醒來即懷有身孕。此為佛入母胎不凡之處。


    二、 右脅降生 藍毗尼園

    世尊住胎十月圓滿,母后摩耶夫人將返娘家,途經藍毗尼花園,摩耶夫人右手攀無憂樹,世尊即從母后右脅降生,帝釋以天絲錦綢承接佛身,龍王吐水為佛灌沐;也有經典記載,諸大天王持瑰麗名花與香湯為太子沐浴。小佛陀悉達多太子往東南西北各行七步,步步蓮花生;一手指天,一手指地,作獅子吼:「天上天下,唯我獨尊。三界皆苦,吾當安之!」一時瑞相齊湧,大地震動!


    三、少年習藝 神勇攝眾

    在老師的教導下,佛陀精通世間一切文化藝術,精通六十種語言;武術方面,更是天下無敵,名聞遐邇。入世與出世間,皆獲得圓滿成就。

    壁畫描繪善覺王比武招親,較量射箭。每隔十里安置一面鐵鼓,共七鼓。悉達多太子挽弓,第一箭射穿七面鐵鼓。第二箭射穿七鼓而後入地,泉水湧出。第三箭穿越七鼓,射入鐵圍山,大家目睹驚歎不已!

    四、 受用嬪妃 踰城出家

    佛陀曾以在家人身份,經歷家庭生活與世間歡樂,而後告訴世人:人生無常,現世之樂,終究如過眼雲煙,唯有修持佛法,才能證得永恆極樂。這幅壁畫描繪了悉達多太子與耶輸陀羅公主的婚禮,十足印度色彩。

    在出遊四門親見生老病死之後,悉達多決意出家修行,卻遭父王阻撓,以奢華的逸樂享受,希望讓太子忘卻修行,並派侍衛嚴加看守。趁著夜正闌珊,四大天王抬起坐騎四足,天馬行空,太子悄然飛越城牆,未曾驚動任何人,遠離王妃與皇宮,毅然步上成覺之路。


    五、 金剛寶座 降魔成道

    悉達多太子來到佛塔前,卸下瓔珞華服,自行剃髮為僧。

    尼連禪河畔,佛陀日食一麻一麥,極度苦行而形容憔悴枯槁,歷經六年,卻徒勞無功。於是接受牧羊女乳糜供養,恢復了體力。這般示現,旨在教導世人,過分折磨自己是不正確的修行方法,唯有奉行中道,開顯本具佛性,才能臻於覺悟之境。

    聖地菩提迦耶,以覺悟中心聞名,賢劫千佛都會在這裡修成正果。世尊亦到此菩提樹下金剛寶座,成就正覺。魔王波旬千方百計阻撓佛陀,或派冶艷窈窕的魔女施展媚惑,或派使者謊報父王病重垂危,提婆達多正想竊奪王位,或派魔軍攻擊、四面圍擾……凡此種種,都被佛陀以禪定降伏。

    四月十五黎明時分,大地寂靜,繁星燦爛。佛陀以金剛禪定淨除所有障礙,覺悟圓滿智慧,成就無上正等正覺!依據西藏曆法,佛陀入母胎、出生、證覺、涅槃,皆為四月十五日。出家紀念日則是四月八日。


    六、初轉法輪 度五比丘

    佛陀於鹿野苑六月四日初轉法輪,度化憍陳如等五比丘,開演「四聖諦」。這階段的傳法,主要為功德不具的眾生說「一切有部」,方便積聚資糧。

    憍陳如等原本追隨世尊苦行。當世尊放棄這種錯誤的修法,趨向中道時,他們無法理解而嘲諷、背離。佛陀證道後,五人原本約定不以禮相迎,可是驚見世尊的莊嚴光明,一個個不自覺地恭敬承事,乞求皈依出家。至此,佛、法、僧三寶具足。


    七、自忉利天 重返人間

    佛陀成道八年後,欲報答母親摩耶夫人生育之恩,而上忉利天宮為母說法。人間弟子,不見如來世尊,孺慕情深,優填王和波斯匿王更因思念殷切幾近於病。優填王於是召集全國雕塑能手,造佛尊容。目犍連尊者運用神通力,與天匠同登忉利天,摹寫世尊相好成圖,然後返回人間依圖造像,王與眾人喜見佛陀聖容,心生淨信,是為造像之始。

    世尊在忉利天宮說法九十天圓滿,三道寶階由天至地,佛陀在帝釋與梵天的隨侍下,九月二十二日重返人間。五天竺國王獲悉佳音,都前來恭迎聖駕,萬民歡騰。


    八、示現神變 調伏外道

    外道六師受魔王波旬蠱禍,頻頻向佛陀挑釁,欲求比較法力高下。佛陀不理會他們慢傲猖狂的氣焰,率僧團離去;輾轉來到舍衛國,六師徒眾與各國君臣百姓尾隨而至。該國波斯匿王,亦如其他國王,應六師之請,求佛陀一顯神通。

    元月開春,初一至十五,每日佛陀應供,均現神通莊嚴利益無量眾生。第八天帝釋天供佛,佛陀手按獅子座,作獅子吼,頓現五大神鬼,將外道六師座位托起擊碎;烈焰金剛杵,向彼飛衝拋擲,六師驚怖潰敗而逃,其徒眾則跪於佛前,請求剃度出家,佛陀說道:「善來比丘,鬚髮自落,法衣在身,皆成沙門。」何其慈悲寬容!佛為其說法,彼等斷諸煩惱,皆成阿羅漢。佛陀大放光明,遍照虛空,每一光端化現蓮花;每一蓮花,復現諸佛聖眾。眾生親見如是莊嚴,皆發無上菩提心,獲無量成就!


    九、二轉法輪 般若傳世

    繼鹿野苑之後,佛陀於靈鷲山二轉法輪,說空性,開演無上妙意,明示色等一切法皆非實有,破執實有說,建立顯空不二的知見。後於廣岩城等處三轉法輪,破執二邊見,建立明空大樂之體性,傳密續法門。

    三轉法輪中,對治「貪」,貳萬一千法;對治「瞋」,貳萬一千法;對治「癡」,貳萬一千法;對治「分別」,貳萬一千法,共計八萬四千法門。對治貪以戒律,對治瞋以契經,對治癡以《阿毘達摩論》,對治分別以密續。


    十、拘尸羅城 示現臥佛

    拘尸那羅城,雙林樹下,世尊接受了最後的供養,賜予最後的法教,入於大涅槃。人天頓失依怙,哀慟不已。畫面中,眾弟子各個憂愁憔悴,而菩薩卻是安詳自在,凸顯了境界之別。

    為印證無常之法教,激勵怠惰弟子勇猛精進,世尊乃示現涅槃,以為調伏眾生之方便。然而佛在《大涅槃經》開示,「如來視一切,猶如羅睺羅,云何捨慈悲,永入於涅槃?」《法華經》亦云,佛陀恆常在人間說法,永不入滅。君不見,十二相成道圖中央,大佛金身湛然,慈光溫煦,手作轉法輪印,迄今仍在說法!

    堆繡唐卡

    高懸於七佛石雕聖像上方,這幅堆繡唐卡,是出自拉薩大昭寺藝師的巧手。

    「堆繡唐卡」又稱「貼布唐卡」。融合藏族特有的民間工藝與唐卡繪製技巧,依照畫稿剪裁各種絲綢錦緞,堆貼組合,再以黏膠或縫製固定。講究色彩層次,濃淡有致,繽紛絢爛,洋溢著盎然蓬勃的生命力。

    曼妙的金銅菩薩

    金銅八大菩薩坐姿聖像,恭奉於七佛兩側。

    彌勒菩薩,雙手持蓮花結說法印,左蓮花上有法輪、右蓮花上有寶瓶。

    觀音菩薩,左手持蓮花,左肩披鹿皮。

    虛空藏菩薩,左手結皈依印,右手持蓮花,蓮花上有寶劍指向天空。

    地藏王菩薩,左手結皈依印,右手持蓮花,上有摩尼寶。

    文殊菩薩,雙手持蓮花結說法印,右手蓮花上有智慧寶劍,左手蓮花上有經書。

    金剛手菩薩,右手於膝上作布施印、持蓮花,蓮花上有金剛杵。

    普賢菩薩,左手於胸前結施與印、持蓮花,蓮花上有日輪。

    除蓋障菩薩,左手於胸前結皈依三寶印、持蓮花,蓮花上有月輪,滅盡眾生煩惱蓋障。

    天竺的石雕

    印度佛教藝術是人類歷史永恆不滅的瑰寶,為了讓國人也能瞻仰古印度佛像,特在印度重刻笈多王朝和帕拉王朝經典名作,典藏於噶瑪寺。

    公元8~12世紀末,帕拉和舍那兩個王朝相繼統治古印度東部,約當今天孟加拉國地區。歷代國王都對金剛乘密法鼎力護持,尤其是達磨帕拉國王在位期間,大修佛寺,在當時東印度境內成立了超岩寺(又稱超戒寺)、那爛陀寺……等四大金剛乘密法道場,使得東印度在公元8~12世紀時期,成為聞名遐邇的金剛乘佛法中心,密續成就者多如天空的繁星,開展前所未有的密續弘揚大業,影響西藏非常深遠。我們所熟悉的阿底峽尊者(982-1053)、印度八十四成就者,就是帕拉王朝的密續大師;噶居傳承瑪爾巴大譯師(1012—1097),多次前往印度求法,也正是在這個時期。因此,帕拉時期本尊、菩薩、護法等密宗佛像的大量創作,自是這段佛教史的最佳見證。

    聖壇

    十六公尺巍然大佛,左右文殊觀音菩薩脅侍,以及佛侍者目犍連、舍利弗,十六阿羅漢環繞蓮足。前有「上師本尊護法」三根本木雕連屏,後有背屏千佛嚴飾;右方西方極樂淨土、左方千手觀音普陀拉淨土唐卡。

    在此,以無比恭敬心仰望,與大佛寂靜深邃的眼眸相望。視線又再上移,驚豔「大佛頂嚴藻井木雕壇城」。這一神聖場域,承接宇宙浩瀚能量之海,向一切朝聖者,不斷綻放慈悲智慧之光、施予無窮的安頓與法喜,加持力不可思議!

    大佛

    釋迦牟尼佛說法聖像,高十六公尺,是台灣罕見的室內金銅佛像。

    大佛端坐於金剛寶座上,右袒袈裟,雙足垂下如彌勒坐姿,蓮花承接佛足。佛身十六公尺代表之意涵為何?《佛說彌勒下生成佛經》記載,若有眾生在釋迦佛法中持戒、禪修、念佛、布施供養,或合掌恭敬禮拜,己種下些許善根而未得度的,都能在彌勒佛降世時,聞佛說法、證果成就。未來彌勒成佛時,高約十六公尺。因此,為了令大家種下未來值遇彌勒佛降世之善因, 上師仁波切特別將釋尊聖像鑄造與彌勒佛高度等同;坐姿也如彌勒般,而非傳統的金剛跏趺坐。雙手結轉法輪印(有別於傳統的觸地印),象徵佛陀永在人間說法、佛法常住娑婆世界!

    佛像內部中空,裝臟有珍貴古老佛像(象徵佛身)、三部西藏大藏經(象徵佛語)、佛陀舍利(象徵佛意),以及各種真言咒鬘和無數珍寶,祈求世界和平,永無戰爭。

    大佛背光嚴飾著大鵬金翅鳥、龍女、鰲魚、孺童祥麟、雪獅、大象等浮雕,稱為「六靈捧座」,象徵六波羅蜜。雕工精緻細膩,連大鵬金翅鳥的每一根羽毛,都刻畫入微。

    賢劫千佛聖像與佛幡

    古代中原石窟,如敦煌、雲岡,經常可見「千佛」造像,只是多以彩繪表現。噶瑪寺鑄造賢劫千佛聖像,一千尊金銅佛像,以及千佛尊號佛幡,莊嚴如來殿,世所罕見。

    佛的加持與祝福,超越任何藩籬,直達眾生的內心深處!當巡禮者見到佛像,自然湧現歡喜、感受祥和平安,信心隨之生起,這就轉變生命的契機。

    木雕三根本連屏

    藏傳佛教在「佛法僧」三寶之外,還有「上師、本尊、護法」稱為「三根本」,皈依三寶三根本則為「六皈依」。上師是加持的根本,本尊乃成就之根本,護法為事業的根本。

    大佛前方的壁屏木雕,分別雕刻上師、本尊、護法聖像。千年檜木,化身為神聖屏雕,這是台灣大師的集體雕刻創作。

    淨土木雕

    古代中原淨土思想盛極一時,唐代敦煌石窟出現大量的「淨土經變」,勾勒出佛與聖眾蓮池海會、亭台樓閣、伎樂供養……富麗莊嚴,反映了當時的榮景。而今,噶瑪寺延續淨土經變的風格,創作了「阿彌陀佛淨土」、「千手觀音淨土」木雕,呼應了「早觀音、晚彌陀」的顯教淨土信仰。

    大佛頂嚴藻井木雕壇城

    大佛之頂,以九座檜木壇城為莊嚴。正中央是佛與十六阿羅漢和合僧聚眾輪,祈禱藏傳佛教在台興盛、僧眾和合。其餘八座分別是金剛亥母壇城、上樂金剛壇城、紅觀音壇城、密集金剛壇城、喜金剛壇城、文殊降閻魔壇城、大幻化網壇城、金剛手壇城。

    佛侍者

    大佛尊前,智慧第一舍利弗,為佛之右脅侍;神通第一目犍連,為左脅侍,合稱「二勝」。手執錫杖、僧缽,以「三折姿」而立,活潑優美的身段線條,流露風華正茂的生命力,有別於漢傳佛教之阿難和老迦葉。

    十六阿羅漢

    「阿羅漢」是佛教小乘的果位。根據玄奘大師翻譯的《法住記》,在佛陀教化之下,小乘弟子,亦能發菩提心、行大乘菩薩道。所謂十六阿羅漢,正是發願於釋迦牟尼佛涅槃之後,傳續法脈的嫡傳弟子,常於世間遊化說法。釋迦牟尼佛說法像座前,配祀十六尊阿羅漢,正彰顯「續佛慧命、住持正法」之深遠意義。各尊的手持聖物,係根據藏傳佛教「禮讚羅漢聖眾暨供養儀軌」。

    聖僧的風骨氣韻,見證了藏密在台弘揚的歷史。

    萬佛牆

    大佛左右壁面,嚴飾滿滿的五方佛金銅浮雕。

    通天柱

    安奉大佛的挑高空間,以金色長柱貫通二樓至五樓,蓮花枝葉紋飾曼妙舒展。柱礎設計成蓮花石雕,內設燈光向上透出,映在金色的通天柱,好一片亮麗輝煌。